解明毓

『长夜逝去,晨曦莅临』

和和尚嗯嗯的时候一定很尴尬

这脑洞太棒了hhhhhh

、何不流水寄漠白:

#奇怪的脑洞2


在看肉的时候经常见这种描写
受似乎受不了如此激烈的动作,手指插入攻的头发,一边与他忘情的亲吻。


我带入了唐时和是非。
受似乎受不了如此激烈的动作,手指插入……
没有头发。
尴尬。
重来。
受似乎受不了如此激烈的动作,手指抚上是非光滑的后脑,一边与他忘情的亲吻。

2017-02-04

【今天獒龙大糖の不完全总结】

再见没有wifi的世界

最后乐园:


1.上午的表演赛,在场下两个人隔着个香港队员还要交头接耳牵小手(划重点)。(那何必分开坐,香港同胞做错了什么要经历这些(*/ω\*))

2.轮到龙队在场上打球,科科突然耍宝搬了椅子飞奔放到龙队后面,整个人笑到残影,于是龙队趁势“登基”。(对就是一个拽的二五八万的姿势,和蟒蟒对打!然而蟒蟒又做错了什么!
龙队球打飞了之后,和科科相视笑了好久。

「蟒蟒表示没事我都习惯了,我近视(ー̀дー́)」)

3.换科科上场了,然而他这个甩手掌柜做惯了,又花式被龙队天天宠上天的人,他不带球衣球鞋球拍!!!
(张继科表示我带着龙仔就够了(•‿•))
于是两人表演现场互换球衣球鞋!...

2016-08-30
2 / 5

© 解明毓 | Powered by LOFTER